自己绝对不会原谅他对自己所犯下的滔天罪行

分享到:
 
    风浩躺在地上,依旧是有一下没一下的咳嗽着,一口口鲜血不断的喷出,面色惨白,胸膛塌陷,很是凄惨,命在旦夕!
 
    青芜此时的心情无疑是最为复杂的,她甚至弄不清楚,自己对这个少年到底有没有感情。([八?<<〈<一中文<〈网  ]]).}8}1)
 
    在那一刹那间,她很想让他去死,但是,无由的,后一瞬间,她就会莫名的心软,甚至,看着现在垂危的风浩,她竟然会心慌,甚至生出担忧的情绪。
 
    “你...会...咳咳...原谅...我么?”
 
    已经如此的凄惨,风浩依旧挣扎着问道。
 
    “你别说了。”
 
    青芜不断的摇晃头,只是一想到如果这个少年死了,她心中就升起一抹莫名的恐慌,似乎心中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,眸中含泪,轻声问道,“你...这样值得么?”
 
    “咳咳!...值得,...因为...这是我欠你的...”
 
    风浩的情绪似乎显的有些激动,一双眼眸依旧是看着那张迷惑天成的俏脸,看着那双水雾般的眸子,他心中狠狠的一痛,劝慰道,“放心...我死不了,你忘记了...我是药师。”
 
    闻言,青芜这才现,风浩那塌陷的胸口已经在缓缓的恢复当中了,鲜血也不再流出。
 
    “呃...”
 
    她微微一愣,旋即便是转过身去,擦拭着眼角的泪水,同时,心中升起一股恼怒与不忿。
 
    这该死的家伙竟然不早点提醒自己!
 
    只是,她却没看到,在她转过身去之后,风浩的嘴角弯出一抹阴谋得逞的弧度,心念一动,神农药典之上的药性快的流转,他的胸膛很快便恢复如初。
 
    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,就没必要装下去了,不然,破绽一出,一切都会前功尽弃,那样就得不偿失了。
 
    “如果,你觉得不解气的话,可以再打几掌。”
 
    “你是以为我不敢么?”
 
    转过身来,青芜妩媚的俏脸上,尽是一片掠人心神的冰冷,一双眼眸危险的眯了起来,冷芒烁动。
 
    “不是,因为,我欠你的。”
 
    看着眼前这张冰冷的俏颜,风浩嘴角挂着一抹苦笑,眸光平定,四目相对。
 
    “哼!”
 
    冷冷的哼了一声,她便是转过身去,坐在那里,似乎在生着闷气。
 
    见的风浩那惨白的脸色,青芜终究还是没能下手,她再次心软了。
 
    “呼!...”
 
    见此,风浩轻呼了口气,心中如释重负。
 
    苦肉计成功了!
 
    “梦儿...”
 
    “她姓青!与你没有丝毫关系!”
 
    侧过脸来,青芜冷冷的说着。
 
    从怀孕,到现在,这个人从未出现过,他不能理解每次小青梦问道自己爹爹的时候,自己有多么的痛苦,如今,小青梦长大了,他就想要从自己身边抢走么?
 
    门多没有!
 
    “呃...”
 
    风浩面色有些讪讪,换位思考一番,他隐隐有些明白青芜对自己的不忿,走上前去,伸出只手,犹豫了一番,轻轻的搭在青芜一只香肩之上。
 
    就在青芜想要飙的时候,耳边传来一个真切的声音,“放心,我不会抢走梦儿的,她是你的。”
 
    一个妙龄女子,遇上那种事,结果还为他生下一个女儿,如果最后,他还要抢走她的女儿的话,她会崩溃!
 
    所以,风浩不会那么做。
 
    “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嫁入我风家!”
 
    少年豪气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,让的她芳心一震。
 
    她知道,这个少年或许已经猜到了自己的身份,也清楚那次自己的目的,那么,他一介王国家族的子弟,有什么底气说出这样的话来?
 
    这其中的差距可不是一点特殊,或者凭他可能未来是一位天阶药师就能弥补的!
 
    作为暗影魔教的圣女,暗影的底蕴,她自然是心知肚明。
 
    “好大的口气!”
 
    她不忿的冷哼一声,撇了他一眼,随便拍掉了放在自己肩头的那只手掌。
 
    想要自己心甘情愿,这绝对是在做梦!自己绝对不会原谅他对自己所犯下的滔天罪行!这是不可饶恕的!
 
    “呵呵,我会去暗影魔教接你的!”
 
    风浩不以为意,轻笑一声,说话间,傲气腾冲。
 
    自己连生命禁地都去的,难道还不能走进一个教派之内?
 
    虽然他明白,这个暗影魔教,其底蕴可能是能比宗殿,或者是能比圣地的存在,但,就算是圣地,他也有那个信心!
 
    “你!...”
 
    青芜眼睛一瞪,见的一脸自信满满的少年,她不屑的撇了撇嘴,“你以为就凭你那特殊的手段么?”
 
    “我特殊的手段多,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个?”
 
    风浩笑嘻嘻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天阶药师,地级相石瞳术,怪臂,除了这,你还有什么?”
 
    青芜直接一样一样的说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哦,你竟然知道我拥有瞳术?”
 
    风浩微微惊异的看着她,在她那得意的神情下微微一笑,“既然你知道我拥有瞳术,那想必知道我的化名吧?”
 
    “化名?”
 

欢迎转载游艇会娱乐平台_游艇会国际娱乐平台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游艇会娱乐平台_游艇会国际娱乐平台 » 自己绝对不会原谅他对自己所犯下的滔天罪行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